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廣告門戶網 >> 廣告新聞 >> 營銷策劃 >> 營銷之道 >> 正文

2019,投資人忘掉“暴富神話”

責任編輯:佚名    新聞來源:不詳    新聞日期:2019/12/26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投中網(ID:China-Venture),作者為馬慕杰,編輯為王慶武,站長之家經授權發布。

半年時間,趙昱胖若兩人。

哪怕是西裝領帶也并未能遮蓋趙昱“肉眼可見”的焦慮感。面對這一眼即被看穿的無奈,趙昱打趣地說,“過勞肥真是有目共睹!

作為基金合伙人, 2019 年趙昱“不堪重負”的感受并不是特例,“大家都遇到了困難,只是說與不說的問題!

“難”過,幾乎成為了每個機構合伙人最如常的日子。

2019 年,創投機構洗牌繼續。CVSource投中數據顯示, 2019 年前 11 月,VC/PE募集完成基金共 480 支,同比下降45.27%,募集總規模1206. 62 億美金,同比下降18.14%。即便是頭部優質機構,投資活躍度與往期相較降溫不少。

面臨這場“血與火”的淬煉,“活下去”則成為了所有機構都秘而不宣的緊急任務。而扛下這把重擔的,正是每個投資機構的合伙人。

2019 年,他們注定要在掙扎中負重前行。

黃金、投資、資本_副本

比“慘”,才是最合適的“正能量”

伴隨升職加薪而來的,還有一種不可明狀的挫敗感。 2019 年 10 月的一天下午,在上海金融街的星巴克聊完一個項目后,王騰數了數 2019 年看過的所有項目,又無奈轉頭算了算自己手里還沒投出去的錢。

“只能說,這是對我職業能力的一場考驗! 2019 年早些時候, 32 歲的王騰剛從投資經理升職為機構合伙人。王騰沒想到這次晉升的“慶祝禮物”會如此令人不安。

這是國內一級市場正在經歷的歷史性洗牌的連鎖反應。從 2018 年開始,市場化資產端驟然收緊,隨之而來的資本寒冬似乎吞噬了大多數投資人的快樂與熱情。這種“悲觀”情緒甚至蔓延到了創投圈的每個人身上。

梅花創投創始合伙人吳世春曾因投資玩蟹科技獲得 1500 倍回報,在天使投資領域一戰成名,被稱為投資圈的“戰狼”。但在資本不景氣的 2019 年,吳世春同樣感受到了壓力。

“主要是募資難度大了許多。特別是,很多LP到了最后一刻還會有所考慮!眳鞘来焊嬖V投中網,相比于前幾年, 2019 年的工作強度增加了不少,除了募資之外,還加強了項目退出方面的努力。

回看 2015 年前后天使投資的空前活躍,如今的吳世春不免有些“孤獨”。

“有些同行去做FA了,有些去追區塊鏈了,還有一些徹底轉型離開了這個行業!痹趨鞘来旱拿枥L中,可以感受到,這一年,天使投資過得并不容易。

對于相對年輕的趙昱來說, 2019 年,雖然踩中了產業互聯網的賽道鼓點,但卻沒逃過行業下行周期帶來的焦慮。面對那種“肉眼可見”的焦慮感,趙昱打趣地說自己患上了“過勞肥”。

超額的工作時長、繁重的投資任務,趙昱的工作重心全部撲在了捕捉“好項目”上。然而,看的項目越多,越是覺得靠譜項目太少,畢竟,布局To B領域,必須要先行看到項目的落地場景與獲客能力。于是,在投資中,趙昱時常會陷入自我懷疑,質疑自己的專業判斷與職業水平。

“ 2019 年,大家都遇到了困難,只是說與不說的問題!壁w昱很清楚,不同于投資經理或者機構的其他職員,基金合伙人承擔的就是聯合創始人的角色,因此沒有那么多所謂的選擇,或是轉身或是逃離。趙昱唯一能夠做的,只有奮力穿越周期。

值得一提的是,也許是太過難熬,也許是不愿高調,一個明顯的現象是,如今有些機構合伙人并不愿意過多對外透露基金的成績,即便這個IRR起碼看上去還算樂觀。比“慘”,好像成為了一級市場集體過冬最適合的方式。

例如,在被問到 2019 年終總結時,吳世春回答“滿意”前的第一句話是,“如果說實話可能會招黑”。在吳世春看來,當下,只有比“慘”,大家才會心里好過一些。

被推著走的不安全感,他們急于成為“預言家”

總有一些事情在意料之外。

在投資行業,這些“意外”通常表現為風口的忽逝、轉向,亦或是那些賭徒必勝算法的失靈。不管是何種情況,對于基金合伙人而言,這份“意想不到”即意味著不安全感,更甚于某些專業素養的缺失。

因此,在大多基金合伙人眼中, 2019 年,市場出清與漫長難捱的底層邏輯實則根源于認知偏差。而在泡沫被戳破的那一刻,把握未來與具備準確的預見性,幾乎成為了所有合伙人的共識。

凱風創投創始管理合伙人趙貴賓把近兩年的工作重心轉移到了培養接班人,以及與基金的文化建設上。與此同時,趙貴賓的關鍵任務還有確定投資方向與布局調配資源。

“對于工作狀態,前者的付出其實是為了更好地實現后者!壁w貴賓深諳,當前這個階段,基金的主要投向一定不能走偏。

“今天,一級市場面臨的是一個行業成熟的時代,也是一個生死存亡的時代。這樣的行業背景下,基金要用大量的時間與精力去考慮未來3- 5 年的變化與投資機會。等到業態明朗時再去下手,那就很麻煩了!壁w貴賓認為,提前謀劃布局,是機構的首要生存要義。

眾海投資合伙人李穎最近也在思慮新消費賽道的終局及終局模式。相較于前三年多投項目,李穎 2019 年的時間精力多花在了投資后管理與項目服務,包括戰略梳理、資源對接、后續融資等。同時,行業內放緩的投資節奏也讓李穎有機會停下來思考基金的投資范圍和賽道邊界。

“我們是不是抓到了一個更好的賽道?哪些賽道更符合未來3- 5 年的終局判斷?”這些問題,李穎常常會拋給自己。

喧囂時代形成的投資理念,難免摻雜著經驗主義與個人主觀。李穎感慨稱,在過往所有年份中, 2019 年是其自我驅動成長速度最快的一年。

“ 2019 年的市場波動對于投資者的成熟,以及形成相對長期的價值挖掘能力,起到了非常關鍵的作用!睘榱四軌驅さ絻炐銊摌I者,李穎還會在與創業者的交流與學習過程中提升認知,從而盡早抓住趨勢性紅利。

吳世春似乎已經確定了微觀層面下的許多投資機會,比如新的國貨品牌、移動出海、企業SaaS化與云化等。吳世春將自己歸類于看多中國的一派。只不過,看到投資方向或許仍舊不夠,如何看準項目的發展前景又成為了吳世春最新焦慮的問題。

“消費互聯網時代的項目評估標準相對標準,比如DAU、GMV等等。到了產業互聯網時期,類似于5G、人工智能、智能制造應用性創新等底層新技術具有很大的投資價值,但每一個項目卻都需要一套新的判斷體系!眳鞘来禾寡,新周期下,投資的核心在于懂不懂,每個行業都需要合伙人不斷學習。

如此, 2019 年,“難”過之外滿盡收獲。

忘掉短期周期,忘掉“一夜暴富”的夢

趙昱想要那湍“急流”。

高歌猛進、高速增長、高倍回倍、快進快出……在趙昱夢想中,這才是屬于投資人的高光時刻。

然而,故事并不總是想象中那樣。時移勢易,即便明星投資人,也不會總有好運氣。

“二級市場上市破發、多個知名企業暴雷、一些獨角獸關門清算,市場還出現了不少投資老賴!碧岬竭^去一年的經歷感受,吳世春脫口而出。

2019 年,伴隨著不確定性加劇,一二級市場統統不再為那些難以落地的“故事”買單。當潮水退去,“閉著眼睛賺錢”的美好光景早已不復存在。

趙貴賓喜歡稱自己是草根投資人,沒有華麗的背景,能夠調用的資源也相對有限。這使他很早就意識到,“在投資行業,要掙錢真的不容易!

眼下,行業的理性回歸也讓趙貴賓看到了證明自己的機會。趙貴賓的底氣來自于他口中“苦活累活”的沉淀,“投資事業的大廈不是一天建成的,尤其是天使投資,投資人必須從頭到尾地把所有的辛苦活都干一遍!

趙貴賓始終堅信,在這個行業,一步一個腳印地倚靠積累取得成績總好過一夜暴富。

2019 年,與市場寒冬一起到來的還有產業互聯網與硬科技的空前火熱。尤其在科創板與注冊制的帶動下,投機性的短期資本與熱錢快錢集體出逃,取而代之的是耐心資本的釋放與全行業對價值投資的推崇。

為此,吳世春正在試圖打破曾使其一舉成名的常規投資方式。

“如果基金所投的早期項目有不錯的發展勢頭,我還要用專項基金去覆蓋對項目中后期的多次押注,以獲得更高回報!痹趨鞘来旱男乱巹澲,未來他不再只是一個單純的財務投資者,需要花更多精力參與已投項目。

趙貴賓反而想早點退休了,這樣能夠盡早開展新事業。

“投資人要掙錢,靠什么?靠企業。因為金融機構的成功必然依附于創業企業,只有他們成功了,投資人才有可能賺錢!北M管那個新業務還未有雛形,但趙貴賓卻強烈地感知到了未來新事業的核心——為實業服務。

李穎的目標聽起來則更為篤定。在談到規劃與仍未實現的理想時,李穎毫無猶豫地表示,作為早期機構的合伙人,在未來需要有更長期的目標和堅持,爭取設立一支專注于新消費的長青基金。這個常青基金的Slogan就是,忘掉短期周期,做更長周期的趨勢發現者和創業者身邊的長期合作伙伴。

“如果沒有市場大波動,不太可能會有基金及基金合伙人的持續進化!边@是李穎為 2019 年附上的總結。

在這場腥風血雨的持續洗禮中,所有機構合伙人都在尋找自救與生存的命門。但他們還是卻不禁發出感嘆,“這種‘難’過要永遠停留在 2019 年!

再有幾天,他們都將進入 2020 年。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的趙昱、王騰為化名)

中國廣告門戶網


  • 上一篇新聞:
  • 下一篇新聞: 中國廣告門戶網:正在更新中......
  • 發 表 評 論

      姓 名:   性 別:
      Q Q號:   Email:
    我要給這篇文章評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請自覺遵守,注意文明發言
    企業推廣
    企業服務

    宁夏11选五投注平台